餮餮子

长期咸鱼无法翻身。

【文野 / 雙黑性轉】长春(下)

山旅:

*太中太无差双性转,百合慎入慎入慎入


*私设如山,中也带着一孩子


*OOC预警,欢迎配图食用:图1 图2


*BGM 五月天《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


  「中也妈妈,为什么我没有爸爸?」一个5岁娃儿拉着正在煮饭的母亲的衣襬问。


  中原中也低头看看长到腰间的儿子。她被太宰说服,还是让儿子进幼儿园好习惯未来的团体生活,只是有了其他年龄相仿的小朋友,不外乎多了些视野多了些问题。傍晚六点,别家的孩子此时都是在等父亲下班,只有他是在等另一位母亲回家。


  「嘛,别人家长是两个,你不也有两个吗?」中原中也从不会主动在任何人面前提起那男人,即使是对方的亲骨肉。


 


  中原长青,中原中也和其前夫的儿子,目前日子是每天放学后给母亲带去公园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再回家吃晚餐。比较特殊的是,他所待的「家庭」里没有父亲的存在,但家里有两个称呼为母亲的女人。


  他不知道的是,由于他3岁的时候还不会好好地叫阿姨,太宰治难过到满地打滚要求她也要被叫妈(理由是叫阿实在太难听了)。


  中原中也瞅了一眼这个据说日理万机的三间工厂的管理者。


  身长一米七的巨婴,岁数跟她儿子一样,没更多。


 


 ---


  「治妈──妈!妳跟中也妈妈怎么认识哒?」


 


  工厂总是不得停滞,几年前太宰的休息日平均起来是好几个月一日,还多半是重病到起不来才告假的。现在公司稳了,工厂上轨道了,人员也训练起来了,虽然一个月就两三天,但相较之前之前来说好很多。


  一休假太宰也不会只赖在家,会陪着平时只有两人相伴的家人去一些地方,比如科博馆还游乐园什么的,然后退化得像个小孩,跟连名义上都没有的儿子一起玩。


 


  游玩或下班回家后她总喜欢懒洋洋地躺在行军床上晒夕阳看小说。最近儿子长青开始会跑来找她问东问西了,结果这次,是要问情史啊?


  通常是小孩先问还是父母先讲呢?太宰想想小时候父母关系好像不怎样她也没问过,所以是跟亲子状况有关吗?


 


  「哦啦?在你这个年纪就认识啦,你妈那时比你现在还矮耶!」


  「每天下课到公园互丢泥巴,一开始她被丢疼了只会哭,后来会还手了。但是呀你妈笨,只会丢泥巴,她都不知道水彩课时把她小辫子和着橘色颜料,让她走到哪洒到哪的人根本不是后座的男生。


  「中学的时候也混在一起,干了许多坏事,具体做了啥要是给你知道,我准备又被你妈揍了所以不讲,总之就是一起讨论哪个老师或同学比较酷,思春期嘛~虽然我们都在聊、隔壁校的哪个痞子没有揍了一秒变孬种。」那段时间她们俩可是附近恶名昭彰的不良双人组。


  「最后,高中快毕业的最后,我把她偷偷喜欢的男生给她的情书藏了起来。后来被她发现又胖揍了我一顿。」


  「再次见面时,她还是一样漂亮,还有就是看见你这大灯泡啦!」


 


  「然后呢?」长青蹦跳跳地,注意力全在太宰的言语里,完全没发现厨房的抽油烟机早关掉了。


  「吃饭啦,要长高点喔!」太宰捏捏小孩的鼻子,牵着去洗手。


 


  太宰利用位置跟身高挡住了孩子的视线。没让他看到躲在死角等待的中原中也。


 


---


  多少日子里她总是只能在梦境里追逐着某人蜜糖色、娇瘦但结实的背影。中原中也现实中一直都跑得比她快,梦境中就像嘲讽她连告白的勇气都没有一样,连衣角都没碰触到过。


 


  时隔15年的电话,她那时在通话里讲的话其实一点儿把握都没,仅仅以之前少量的情报跟猜测,但随着中原中也的反应,也让她知道该一步步把人拉入自己庇护的时机到了。


 


  人接过来不是供吃供住像养宠物就行了。


  要拉回的还有一颗插满断刃尚在流血的心。


 


  刚接来中原中也的那年,让她打抢孩子监护权的官司、是太宰治这辈子最痛苦的一段时间。背水一战需要觉悟,但苦的是这场战本与自己无关,从最初到最终都没有参战的资格,随时可以抽身离开,又因某些原因要把没准备好的所有资源砸下去赌。


  哑巴吃黄莲吗?不,不止,吃第一口不能吐掉还要把见到的全数吃了好好嚼好好咽。


  那男人的家里很显然地了解女方无职无薪及信用全被榨空对其的优势,太宰也曾被律师熟人数度劝说:打不赢的。


  但她不能退!她要是退了,不就跟那些袖手旁观的人一样?


  打,律师你尽力,时间跟钱什么的,我不舍得!太宰牙一咬,再去跟银行和朋友贷些款。


  绝望是连搏命一击的机会都没有,而非被判了输赢。


  这么多年,人世间的恋情她也是游戏过,原本也没特别要等这么一名从来不会把她放在第一位的人,但今次机会来了,她就不能放走!


 


  只能庆幸最终那男人家里出了点事,主动终止了官司,以结论而言还是抢到了。


  但那一段时间的贫苦跟奔波,让她免疫力大降,生了或大或小的病,她既不能休息也不能倒下,有些也成隐疾,比如现在气候一变化、风一起就容易头痛。她上周咳嗽没在诊所里诊出,结果成了肺炎还得在医院里躺几天。


 


 ---


  「涕!」太宰抽抽鼻子,张眼是满面白色的院房。


  她真想回到刚刚的梦境里,追了十几年的背影一下变成了乖乖坐在身旁给她抱着、跟她十指交握的女人,阳光洒下,蜜糖色的秀发折射了光线些许晃眼,稍微低头又能见她干净剔透的蓝眼睛。乖巧的不像她认识的中原中也,但做梦嘛,即使现实还是皮痒总要惹对方不得不动手揍揍,适当发泄有益健康嘛=w=


  对了今天读小学的儿子毕业典礼呢!太宰急忙坐起准备出院事宜。连续几天中原都来院里照顾她,今天她要对方别来接了,在家做好大餐等着。


 


  站在自家大门前掏找着钥匙。从前这屋子的寂静好似都假的,那天之后都有人开着灯等她回家呢。


  「治──妈妈!」前一秒好像还黏在餐桌旁看今晚的螃蟹大餐的儿子,听到门锁声还是像迎接许久未见的人一样地跑过来,太宰也习以为常地蹲下来迎接他的扑抱。


  「我回来啦!小长青今天有没乖呀?」


  「有!你看!」小手舞着毕业证书很开心地现宝。


  「厉害厉害,好乖好乖。」


  太宰摸摸小孩的头就牵着小手进门。


 


  中原中也冲洗了下并擦擦手,也跟着走出来。


  太宰原本还低着头看着长青,注意到她走进就抬起头来。


  从不曾奢望的女人。从不曾想过的儿子。从不曾幻想的日子。


 


  ───曾经浑浑噩噩的日子,因你的再次出现而使生命的意义苏醒。


    未来的某一刻也许我们终将再分离,然而此刻拥有你。


    身旁有了你,我就无所畏惧。


 


  「治。」中原中也对她勾勾手指示意靠近并低下头,并在距离差不多的时候亲亲吻了她一下。


 


  「欢迎回家。」


 


 


 


 ---FIN


 

评论

热度(47)

  1. 餮餮子山旅 转载了此文字